Saturday, June 2, 2007

設計毒癮


看過友人在其網誌 http://heishing.wordpress.com/ 的貼文 (27/5),有感而發。他被問到設計師的終極目標是甚麼?記得兩年前預備畢業展的時候,主辦單位要求我們每人提交一段題為“甚麼是設計?”的文字,用於場刊之上。現在重看舊文,自覺有那麼點兒偏激和負面:

If someone tells you that design is about rules breaking, he'll be a lawyer;

if he tells you that design is about problem solving, he'll be an engineer;

if he tells you that design is about improving our lives, he'll be another Hitler.

雖然當時有幾位同學對我的瘋言拍案叫絕,但著實對一班在這個大染缸中不斷為設計努力着的一群略有不敬。若問我現在的看法,跟那版主的回應相約,節錄如下:

“在香港從事平面設計或書籍設計,實在有太多太多的限制;而我們所要做的,就是在這多重限制之下,讓那創意有一小點的發揮空間。我常常在想,設計不須要是一個非常偉大的職業或我不須要成為一個偉大的設計工作者,我只希望我的設計作品能帶到一點點歡樂、驚喜或滿足感給讀者,讓他/她在生命的過程裡多一絲的笑容,已經很滿足了。我身為讀者的經驗是:每買一期日本雜誌「+81」,還未看內容,只看 layout,那種開心興奮的感覺已自動湧上心頭,這就是設計所帶來的快感。”

曾有許多行內人揚言做設計的都期盼有朝一日能成立自家公司或品牌,在這行頭打滾,為的是汲取經驗,打通人際網絡,那麼多時裝設計人爭相上《Project Runway》,還不是希望他朝看見街上有人穿上印有自己名字的時裝?但筆者認為最讓人對設計心癢的還是那份創作帶來的滿足感和優越感,不然幹麼還有那麼多人開不了公司、做不到AD,仍舊留守在這個磨心磨力的行業?正如Tommy Li於上一期Metropop《設計毒癮》一文中提到的,就是人家那麼一句欣賞的話,便足以令一個設計人心甘情願地花上多年的光華歲月,在行內做個平凡設計人。是甚麼設計哲學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人們看過設計後那點點窩心的回應,看似微不足道,卻是推動每個設計師前進的原始動能。

話說回來,因習慣了這種工作模式而留在這一行的也大有人在,到了某個年紀又不願重新適應新環境或學習新技能,就更難轉行,是否真愛設計,誰曉得?近陣子正在做一個有關設計學生思考過程的項目,問到為何當初選修設計,都是糊裡糊塗地闖了進來,談不上喜歡不喜歡,更莫說對設計有任何熱誠,奈何他們都擁有一身不錯的“軟件功”,身兼多份兼職。難怪市面上都充斥着許多有形無實的產品,“實”指的是產品的靈魂──概念,而非單純的漂亮外殼。

2 comments:

{uLu} said...

有一天上班的時候,忽然發覺自己手在動,腦筋卻停了下來,真是嚇出一身冷汗。浮沉得幾近遇溺的設計人啊!千萬不要死!

Ling said...

take care ar!!